Anna Wintour要离开Vogue了? 传她与康泰纳仕新董事

2019-11-25 16:46 来源:未知

正如已退休的康泰纳仕集团前CEO Chuck Townsend所言,商业世界正在经历重塑。 每一个部门,每一个成熟的公司,都在根本上适应新的经济秩序,并向不断变化的消费者群体作出转变,康泰纳仕也不例外。

如此看来,萧条的博物馆与杂志出版业的需求实则一致。Anna Wintour是否能在离职之后保持对Met Gala的影响力,取决于她之后的去向。

此外,Anna Wintour的权威也来源于其多年对行业的关注,在谈及由她主导的CFDA/Vogue 时尚基金时,她表示2001年美国911事件导致多位年轻设计师无法在时装周进行展示,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她带领团队为这群缺乏财力的新生力量单独举办了一场发布。

Edward Enninful出任英国版Vogue主编尚不足一年时间,但他对杂志带来的直接收益正是整个传统出版业所迫切需要的。据大型广告数据公司 Magna 统计2017年纸质杂志的广告销售额或降低13%,这一数字在今年也将基本持平。

作者 | 王乙婷

2018年Met Gala及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览将于明天开幕。今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主题是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旨在探讨时尚与天主教之间的关系,将展出从宗教圣地梵蒂冈出借的法士祭服及宗教物件,包括一个镶嵌着19000颗宝石的罗马教皇三重冕,以及近现代时装设计师受天主教启发的作品。

活跃于社交媒体,且擅长将女权、族裔等热点话题转化为时尚语言输出,Edward Enninful凭借对潮流文化的掌控赢得了年轻读者的认可。

这无疑再次证明Anna Wintour在整个事件中的核心角色。

去年11月 CFDA/Vogue 宣布与中国电商巨头京东达成合作关系,协助美国新兴设计师品牌进入中国。近日VOGUE时尚基金也与京东在上海为入围的中国设计师Huishan Zhang、Rejina Pyo 等举办时装秀,进一步将VOGUE的影响力扩展至亚洲地区。

将严肃主题与大众流行混合,几乎就是多年来Vogue美国版引领的时尚潮流写照。经常被认为肤浅的时尚,如今达成了与宗教圣地梵蒂冈的合作,背后的功劳或许大部分归于Anna Wintour。

截止至目前,Anna Wintour未对离职消息做任何回应,她似乎对社交媒体不太热衷,在各类社交媒体平台的粉丝不超过4万人。

到2016年,Met Gala单人票价3万至5万美元之间,一张桌子(包括10个座位)的套票最低价27.5万美元。Met Gala为展览贡献了大约1350万美元收入。有数据显示,Anna Wintour已经累计为Met Gala筹集了近1.75亿美元。

有分析指出,Anna Wintour带领《VOGUE》团队以康泰纳仕为基点,向外扩展建立的多元、广泛时尚生态系统,影响力已远超时尚界。她要为集团全部人提供建议,她是我们的创意舵手,同时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商人,康泰纳仕集团首席执行官Bob Sauerberg曾如是评价。

康泰纳仕集团首席执行官Bob Sauerberg曾评价Anna Wintour称,她要为集团全部人提供建议,她是我们的创意舵手,同时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商人。

除了因Meryl Streep在电影《穿Prada的恶魔》中塑造的时尚女魔头形象被公众熟知以外,Anna Wintour对《VOGUE》乃至整个时尚出版业的贡献不容小觑。

如若Anna Wintour果真于今年离任,毫无疑问将会引发一连串蝴蝶效应,其中最直接的影响将包括Met Gala。

图为英国版《VOGUE》主编Edward Enninful

自1995年Pat Buckle卸任,Anna Wintour首次受邀担任Met Gala晚宴活动主席后,这个从1948年起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每年为服饰版块策划的时装展览传统开始被彻底重塑和复兴。

由Anna Wintour负责的第一期《VOGUE》,因封面采用以色列超模Michaela Bercu身着一件1万美元的宝石镶嵌T恤搭配一条仅50美元的牛仔裤而迅速引起轰动。Michaela Bercu成为首个穿平价服饰登上封面的模特,有业内人士指出正是Anna Wintour带领团队开创了时尚大众化这一先锋理念。

该消息为时尚界的未来发展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至少令不少业界人士走出思维定式,开始描绘一个后Anna时代的行业版图。

Anna Wintour离职消息并非空闲来风。此前有传闻称康泰纳仕集团新任董事长Jonathan Newhouse并不喜欢Anna Wintour强烈控制欲的作风。

1960年,晚宴的单人票价仅为100美元,门票能在活动前两周售完,所有门票收入用于展览筹集资金。然而凭借Anna Wintour对明星效应的熟练操控,Met Gala从最初的小范围活动已演变为全球时尚界的狂欢。

在八十年代青年夜店文化的影响下,Edward Enninful打造的时尚大片融合了摩登与不羁的时代元素,他于2007年7月邀请多位黑人模特为意大利版《VOGUE》拍摄封面并制作的特刊自发布后立刻引起轰动,同年创下了该杂志的销量纪录。目前,这本杂志已在电商平台eBay上被炒高至120美元。

虽然消息传出后立即遭康泰纳仕集团否认,但多方分析认为,消息并非空穴来风。此前有消息称康泰纳仕集团新任董事长Jonathan Newhouse并不喜欢Anna Wintour强烈控制欲的作风。

投资银行 Oaklins DeSilva Phillips 的合伙人Reed Phillips曾表示,传统出版业高层不久后将会感受到整个行业日渐低迷的现状,他进一步指出过去杂志争相聘请知名主编是业界常态,但随着营业收入减少,继续维持高额成本将变得愈发困难。这并非只是为了解决 2017 年的财务困境,更是为2018年做打算。

当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馆被冠上Anna Wintour的名字时,人们已经很难区分这究竟是由于Anna Wintour的个人影响力还是Vogue的平台影响力在起作用。更公平些来说,是二者的合力。

不过消息传出后,康泰纳仕集团立即对Anna Wintour离职的传闻予以否认。

今年以来陆续传出Vogue要被出售和Anna Wintour将离职的消息,令本次Met Gala更加引人关注

据纽约邮报援引多位消息人士称,在《VOGUE》任职超过30年的Anna Wintour将于今年9月刊发行后离职,而潜在继任者为英国版《VOGUE》主编Edward Enninful,不过该消息并未透露Anna Wintour的下一步动向。据悉,《纽约时报》还确定将对其进行离职访谈。

那么,问题也变得更直接了,有谁能够替代Anna Wintour为博物馆实现更多商业价值呢?

2011年,康泰纳仕集团任命Edward Enninful担任旗下杂志《W》的造型总监,上任后他开始从封面明星入手,结合流行文化和时尚元素,曾为说唱歌手Nicki Mina打造的贵妇造型为杂志带来了全新的变化。《W》杂志主编Stefano Tonchi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Edward Enninful的加入推动了杂志的广告收入增长16%。

Met Gala也因此与Vogue结成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每年的Met Gala上,不仅Vogue编辑团队都在忙着现场统筹和编辑内容制作,到场嘉宾与赞助品牌也很难说不是为Vogue这一金字招牌而来。

经过一系列的人员调整,康泰纳仕集团已组成一个全新的执行委员会,其中包括艺术总监Anna Wintour、首席财务官David Geithner、Jim Norton、娱乐部门总裁Dawn Ostroff、首席数字官Fred Santarpia、首席人力资源官Joann Murray以及首席运营官Cameron Blanchard,他们都将直接向Bob Sauerberg汇报。

图为Vogue美国版封面

图为2007年7月意大利版《VOGUE》,发行至今已创下销量记录

纽约时报时装总监Vanessa Friedman发表的文章《Imagine a World After Anna》(想象一个Anna之后的世界)预测了Anna Wintour离开Vogue后时尚界的复杂局面。毕竟,正如Racked网站一篇文章所述,Anna Wintour重塑了时尚界最重要杂志的过去30年,而这本杂志又塑造了我们。

当时尚界日益认识到封面的重要性时,Anna Wintour已开始尝试户外拍摄休闲风格。但她最具划时代意义的革新在于摒弃时尚模特担任封面主角的传统模式,破例采用明星艺人拍摄封面。

虽然博物馆面临裁员和减员计划,但时装馆似乎正在蓬勃发展。往常五个访客中只有一个愿意支付25美元的建议入场价,但Met Gala仅凭一个晚上600到700位客人就募集到8位数的资金。对于困难中的大都会博物馆,成熟的商业运作和募资数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图为Michaela Bercu拍摄的《VOGUE》封面,时尚大众化理念开始盛行

一场慈善宴会背后,不仅是明星的红毯服装赞助,还有品牌的更多幕后交易,包括与美国版Vogue的裙带关系。雅虎在2015年的Met Gala上为两张桌子筹集了300万美元,这笔费用用于相关的派对和展览中。而雅虎CEO Marissa Mayer也出现在2013年Vogue杂志上。据Adweek报道,作为2016年和今年的赞助商,苹果在2015年3月刊Vogue美国版杂志上购买了12个版面,总价超过220万美元。

Anna Wintour以《Vogue》和康泰纳仕为基点,向外扩展的多元、广泛时尚生态系统,影响力已远超时尚界

品牌和设计师在筹款活动中花费的金钱不仅仅是对时装展览贡献善意,而且也是一次品牌与明星的公关行为。全球品牌代理商Beanstalk董事长兼共同创始人Michael Stone表示,与奥斯卡这些纯粹商业化活动不同, Met Gala为的是筹集资金,它的商业主义被掩盖在良好的名义之下,但品牌因名人而收获极高关注。

现年68岁的Anna Wintour于1983年加入美国版《VOGUE》,仅5年后即获升任主编职位,后于2013年被任命为康泰纳仕集团旗下所有出版物的艺术总监。

现在,种种猜测令今年的Met Gala更加备受关注。从某种意义上,今年的展览主题时装与天主教几乎最为典型地体现了Anna Wintour的观点与风格。

时尚媒体出版巨头康泰纳仕集团的变革似乎还在持续。

事实上,被传为Anna Wintour接班人的Edward Enninful创收能力也不差。作为Vogue百年创刊以来首个男性主编,出生于加纳的Edward Enninful从造型师事业起步,18岁即成为英国潮流杂志i-D的时装总监。

事实上,Edward Enninful出任英国版《VOGUE》尚不足一年时间,但他对杂志带来的直接收益正是整个传统出版业所迫切需要的。据大型广告数据公司 Magna 统计2017年纸质杂志的广告销售额或降低 13%,这一数字在今年也将基本持平。

一年一度时尚界盛事Met Gala,流传着这样一句话,Met Gala是Anna Wintour的秀,但也是Vogue的秀。

值得关注的是,被传为Anna Wintour的接班人Edward Enninful是《VOGUE》百年创刊以来的首个男性主编。与传统资深女性杂志编辑的出身不同,Edward Enninful是一名生于加纳的造型师,他18岁即成为英国潮流杂志《 i-D》的时装总监。

但是今年以来,业界频传任职超过30年的Anna Wintour即将在今年9月刊发行后离任,潜在继任者为英国版Vogue主编Edward Enninful。

这一举动直接推动《VOGUE》杂志在美国销量大增,时尚与娱乐融合后开始更多进入公众视野,阅读时尚杂志与关注流行趋势在明星和媒体的相互影响下,逐渐成为大众生活的一部分。Anna Wintour于1995年全盘接手被誉为时尚界奥斯卡的Met Gala后,更是将《VOGUE》所带动的名人效应与商业价值发挥到顶峰。

投资银行 Oaklins DeSilva Phillips的合伙人Reed Phillips曾表示,传统出版业高层不久后将会感受到整个行业日渐低迷的现状,他进一步指出过去杂志争相聘请知名主编是业界常态,但随着营业收入减少,继续维持高额成本将变得愈发困难。这并非只是为了解决 2017 年的财务困境,更是为2018年做打算。

尽管Anna Wintour早期为康泰纳仕集团构建时尚帝国时作出了不可低估的努力,但据《华盛顿邮报》消息,现在摆在集团面前的是高达1亿美元的财务亏损。

图为Anna Wintour、Donatella Versace、Pierpaolo Piccioli今年二月在罗马参加活动 来源:Domenico Stinellis

编辑团队方面,在《Vanity Fair》杂志任职超过25年Graydon Carter去年宣布离职,由前《Glmour》主编 Cindi Leive取代,后者则将职位让与社交媒体专家Samantha Barry。同时换下的还有在《Allure》美容杂志工作了14年的Linda Wells 、《Brides》主编Keija Minor。

尽管,名义上Anna Wintour主管的是Met Gala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馆慈善晚宴,该活动目的是为博物馆募资,理论上与策展分离并服务于展览,但是Anna Wintour的影响力早已渗透到各个细节,无论是展览主题拟定,还是参加晚宴的嘉宾名单。

在整个纸媒行业遭受数字化冲击的形势下,康泰纳仕集团频繁的高层人事调整仍在持续。集团于去年宣布积极整顿业务部门,精简和共享五个团队的资源。

在Anna Wintour手上,Met Gala也真正实现了商业上的成功。

据纽约时报最新报道,策展人Andrew Bolton为此次展览十次往返罗马与纽约。虽然早期展览构思希望囊括时尚与多个宗教之间的关系,但由于沟通阻力重重,最终专注天主教。Andrew Bolton为沟通展品出借事宜,与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等多个机构进行接洽,Anna Wintour也曾陪同前往罗马,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则最终与大主教Georg Gnswein达成共识。

图为展览释出的展品目录

作者 | Drizzie

绝对的影响力也意味着不容置疑的控制权。

早前据纽约时报报道,大都会博物馆目前陷入艰难时期,赤字为1500万美元。博物馆馆长Daniel Weiss在2016年4月宣布了两年的财务重组计划时,他表示,除非立即采取步骤,否则赤字可能在18个月内达到4000万美元。博物馆馆长Tom Campbell也于去年三月份辞职。

值得玩味的是,纽约时报这篇报道大部分笔墨着重再现了Andrew Bolton为展览奔走的诸多细节,原文章标题为 How the Met got the Vatican's Vestments(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如何得到梵蒂冈的法士祭服?)。在随后的其他媒体转载中,该标题被改为了How Anna Wintour Won Over Vatican?(Anna Wintour是怎样赢得梵蒂冈的信任的)。

尽管Anna Wintour早期为康泰纳仕集团构建时尚帝国时作出了不可低估的努力,但据《华盛顿邮报》消息,现在摆在集团面前的是高达1亿美元的财务亏损。

Anna Wintour对嘉宾名单掌握着绝对的选择权,她可以剔除她认为不符合活动形象的嘉宾,即便对方支付门票。2014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时装馆正式更名为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这无疑是为其影响力落下石锤。

图为英国版《VOGUE》主编Edward Enninful

在整个纸媒行业遭受数字化冲击的形势下,康泰纳仕集团频繁的高层人事调整仍在持续。集团于去年宣布积极整顿业务部门,精简和共享五个团队的资源。

不过,严肃宗教主题与现代时装设计师以宗教为灵感所设计的时装同时展出,尚且存在亵渎宗教的争议,那么将其与Met Gala众星云集的大众流行文化相提并论,无疑更令今年展览的评价充满了不确定性。

这些都是Anna Wintour一手操纵而成,但没有Vogue的名声与平台,这一切都将不再成立。以Anna Wintour的个人影响力,离开Vogue当然不会像此前英国版Vogue时装总监Lucinda Chambers离任后遭遇巨大落差。但是编辑与平台之间的借势关系,向来是时尚界的悖论。

巧合的是,由Anna Wintour担任Vogue美国版主编后负责的第一期封面,就出现了Christian Lacroix的天主教灵感作品。这张封面因采用以色列超模Michaela Bercu身着一件1万美元的宝石镶嵌T恤搭配一条仅50美元的牛仔裤而迅速引起轰动。Michaela Bercu成为首个穿平价服饰登上封面的模特,Anna Wintour也被认为为时尚杂志开创了时尚大众化这一先锋理念。

对于Anna Wintour而言,这将是一步险棋。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官网发布于模特走秀,转载请注明出处:Anna Wintour要离开Vogue了? 传她与康泰纳仕新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