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Lily Allen

2019-09-30 15:35 来源:未知

在我非常局限的听歌历程中,最典型的好的专辑要么如《Dusty in Memphis》般在配器、氛围、演绎上一以贯之,要么就如《Plantimium》般首首突出,用概念或是深层的sonics构建整体感。但前者容易落入千人一面的陷阱:声场统一延伸,而毫无金属光泽。《No Shame》大概属于前者,所有人都听得出这里的minimalism,稍显疲乏的演绎与大量down-tempo的曲子。但在dancehall俯仰皆是的今天,在Astrid S、Sigrid与Tove Stryke将音效流的晶莹小曲(on a level)玩得炉火纯青的时候,在trap singer霸市的时刻,Lily Allen似乎悄然证明了自己对流行的理解不再是服从,而只是做一些不到位的戏仿,在流行元素中注入了自己的懈怠:演唱与音色过分homemade的dancehall riddim or hip-hop beat之间做着稳妥的调和;Come on then中的uk-garage chorus;Trigger Bang中薄荷水般的synth萦绕得近乎慵懒的verse;撞脸Tove Lo的minimal dancehall Higher;Father John Misty即视感,Mark Ronson操刀的70s piano rock‘Family Man';Apples与Lose my mind中巧妙的键盘rhythm;pushing up daisies对《Still Dre》的滚刀子钢琴hook的戏仿..她让我想起寓言里能烹出石头汤的妇人,即便没有哄骗身边的人们加入太多的原料也能为无米之炊,于是朦胧之余还是能调动听众的注意力。她同时给了这些旋律一点发酵的时间:更多的桥段,恰到好处的增色与提味: What you waiting for中的nananahook,Higher前的rapline与吉他lick,Family man中吝啬的弦乐与choir,waste的bassline,Pushing up daisies中的水波synth与choir加入后并稍稍延续到下一首的Kanye vibe等,更多隐隐的锋芒与intimacy.

剩下轻快的四首歌当然是Alright, Still的回归,复古RNB也一直都是她的当家法宝,Waste的辛辣口吻似乎跟debut里的歌有过之而无不及;Ezra Koening主导的My One也重新给她带来“性趣”的活力;Pushing Up Daisies的歌词又表达了对未知情感关系的恐惧;而最后一首Cake,作为一首总结曲,patriarchy pie的意指其实就是指前面歌曲经历的一切,就是每一段男女关系其实都是处在父权关系之下,都是男性在主导位置,你的情绪是跟随着对方走。而Lily Allen的观点其实很简单,尽管我们无法改变这个状态的话,何不拥抱它呢?到这个看似柳暗花明的结尾,同样作为金牛座,我突然能完全体会到Lily Allen的精神世界。在经历一段失败的感情后,对亲密关系的失望会导致长时间处在一段悲观的情绪中,自责并且自我毁灭,不久过后又会重新站起来,燃起生活的动力,但动力的背后是苦涩的,就像对方说了一段似乎是乐观积极的话,但听起来怎么有种酸涩的感觉?Cake就是这样一首带着假乐观真悲观主题的歌曲,但不管怎么样Lily Allen总算是学会No Shame着继续前进,学会拥抱自己的她正是最好的Lily Allen。

《No Shame》像是一本书信或日记集,藏着决裂、遗憾与自省,从文本上看,几乎构成了《sheezus》的镜像——从对L8 CMMR不停追赶着节拍的autotune与无数个puchline将爱人塑造成与自己一同腾上云霄的超人,到My one里轻描淡写的整肃、Jason Derulo式的全球猎爱,以及Pushing up daisies中creepy的命题—两具横陈紧贴的尸体,却暗含着终极性。从sheezus对chart-topping的渴望,到认清楚名利带给自己的只有花边小报、紧张错愕的颁奖礼与忙碌到无法照看女儿的tour,Lily Allen is finding her own pace.无疑《No shame》是真正将一系列的“私密”“自省”“素朴”的主题贯彻好的专辑,她的therapy听起来比《rainbow》更私密、更详实,更像是她主动剖开一扇心扉,而不是让人跌入光怪陆离的Lily宇宙。

专辑的结构很显而易见,1+4+5+4,开场就是一个垫基调的作用,合成器和电子的痕迹也随处可见,仿佛Being Boring般的电声帷幕和Burial附身的细碎节奏;接下来的四首就是处在这个时代的我们,所最需要的伤心舞曲,但黑人音乐音乐元素也正是指向Sheezus,Roger Ebert曾说过最好的恐怖片都有着一个悲伤又可悲的内核,我想这句话放在舞曲同样成立,Dancing On My Own当然是这类舞曲的代表。但是Lily Allen却做出了超出悲伤舞曲范畴的自省舞曲,Trigger Bang的枪声是对过去决绝的告别和成长;What You Waitin’ For是自责,但也是自我救赎;Your Choice是情感关系走向毁灭的最细致描述,但也是她学会洒脱面对的方式;而尽管Lost My Mind的她处在最脆弱的情绪中,她也用一句“And now I'm getting closer, To the other side”表达希望的曙光。

而保持反讽,往往意味着保持距离,并保持犀利。

No Shame的专辑封面其实是有意指前几张专辑,粉色的波波头是It’s Not Me It’s You的配色,嘻哈风格的金色大项链是Sheezus时期的色调,而黑色上衣和蓝色裤装也如同Alright, Still封面上的黑蓝相间连衣裙,这张专辑的确是对她音乐生涯的一个回顾和自省,当然更是相对她的私生活。

而《No Shame》又有了一些变化。很容易理解的是,愤怒是极易sharpen的,痛苦则不易,只能保持距离。而《No Shame》是关于痛苦的,也是关于冲淡与朦胧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or Cordium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一个oversing的时代,一个通过重复意指来吸吮听众情绪的时代,Lily Allen大多数时候给予我们一个自我思考的机会。她大多数时候呈现的是内心判然的陈词(Everyone‘s at it),或是一个冷幽默的narrative(Smile)在genre上像是No Shame prototype的《Alright Still》中,她在一张以smile打头阵的专辑里,表述了种种笑不出来的场景—懦弱滥情而床技差的男人、映射焦虑的陌生人、酒肉穿肠的官僚种种,用轻捷的童声高唱Everything seems nice, But if you look twice, you can see it's all lies. 这种反讽的张力,几乎铺满了她的前两张专辑。

我不喜欢Sheezus,尽管她玩弄流行元素的技术依然无可挑剔,但整张专辑依然显得浮躁,“Give me that crown, bitch, I wanna be Sheezus”这样口号式的歌词就像Niciki Minaj打算出一张名叫Queen的专辑一样矫揉做作且愚蠢,AKA its too much. No Shame却是一个相反的极端,它太minimal了,甚至会让一些没有音乐品味的人感到简陋,但事实的确如此吗?

但John Lennon唱how do you sleep时也是刻薄的,So is Aftermath里的连篇累牍的厌女大作。从某种角度上说,《Sheezus》由反讽转向讽刺,是因为她sharpen everything的一面占了主导,它远比此前摇滚/嘻哈得多,不过,It's really weird to see her embracing the industry, only because the price is right.

大家都曾说过Lily Allen是一位了不起的唱作人,但大众都被表面的流行元素和反讽的歌词蒙蔽了双眼,而No Shame中的这五首Ballads正好是见证她songwriting和vocal技巧的一面,也是二专songwriting顶峰的指向。从雷鬼轻摇Higher中的“Stakes gettin’ higher higher higher”表达关系破碎;到70s钢琴摇滚Family Man中的“I don't like most people. But I'm scared, not evil”中表达被误解的无;又到民谣小曲中“I guess the apple doesn't fall far from the tree”中表达生活的“真谛”;再到摇篮钢琴曲风格的Three以女儿童真的口吻唱着“It’s not my fault, I’m only three”和古典风钢琴曲Everything to Feel Something这般有点俗气的Call Me By Your Name似得旋律,却在Bridge中插入一段Autotune人声所表达的情绪崩溃,她不是一直想做女版Yeezus吗,这里的她大概就像唱Runway的Kanye West一样,咳咳,做出了心碎的艺术。这些歌曲无一不展示着她的词曲写作技巧。这让我想起过去的她或许更多的是扮演他人,以至于我们无法与她感到最真切的联系,但当她学会揭开自己的伤疤时,我们终于能跟她感到connected,所以说vulnerability正是一个人人格上的闪光点,因为这是我们才体会到她对我们的信任和真诚。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李还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图片 2

A

我不太清楚《cake》副歌前提到的patriarchy pie确指什么,只能这样揣测:即便在父权制环境下,一位女性也总会有走运的时刻。很难相信此刻在展示完生活的一次摧枯拉朽后,她仍愿意带给听众一份慰藉,并悄悄将锚头掰向了忽略了一整张的社会体制,仿佛在漫长的和解后,她又一次重新找回了做刺头的勇气。

cut:"Trigger Bang" "Lost My Mind" "My One" "Apples" "Come On Then"

但Lily 同样是个矛盾体,《Fear》中一句Now I'm not a saint, but I'm not a sinner. And everything's cool as long as I'm getting thinner. 早已表露出她打量世界与自我的双重眼光——一种是冷静、犀利的,一种是在观望世界后回望自身,充满疑虑与恐慌的眼神。于是我们同时听到了《Your Choice》对自主性的维护与《Family Man》中的卑微,听到了《Everything to feel something》——或许它的前奏已经把你吓走了,那不如再看一眼歌词吧——I’ve tried everything to feel something but nothing.如同Arca三分钟做出来的production中,她看到了自己的麻木与荒芜。你自然会想起《Everyone’s at it》,想起她对drug abuse的批判以及歌曲火车入站般紧张的节奏与末世氛围的synth,但今天这首ambience小曲无疑让这个命题加深了数倍。我们同样能听到《Waste》与《Higher》,申斥着playing victim的产业与’take take take’、’break break break’的友人,但前者却有几分有气无力。在前11首歌中的清算与感伤中,她找来guest为歌曲扩容却没有精神再对自己的低落情绪进行铺叙,或是把《Higher》写成一首Knock Em’out那样的大作,因为在这些歌曲中,她找不到一个have fun的基点,找不到回忆里的那一本grotty magazine(littlest things).但自找回Alrght still演唱状态的《Waste》起,她的确做出了一个柳暗花明的结尾,她开始眷恋、期盼着一个新的家庭,那时她大概会改名为‘Lily London’. Lady Chann也是所有guest rapper中听起来最本色的。

Lily Allen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在于,她的lyrics写得多么尖锐,语气就有多松活。她的音色像是某种极通透的薄片,只要往那晃晃荡荡的音律里一浸,就能飘飘然出许多的情绪,所以RC写她carries a tune as easily as a schoolkid carries a backpack.

《Sheezus》似乎并没有那么毫不费力,于是她时时勤拂拭的武库有几分过于尖锐,我承认她的流行乐绝对比英国内销(甚至外销)的同行们值得一听,她的synth更锐利了,歌曲的结构也被power chorus凸显。但她民谣感,由细碎的音节点动成线的songwriting丢失了一半,‘How can we start,tackle problem’之类的在音律上颇为任性的歌词也被换上了整齐划一的韵脚。她在bragging,partying,她的反讽变成了劈头盖脸的一顿讽刺,变成了《URL Badman》这种漫画化的叙述。虽然句句精辟,但我第一次感觉到她多少是有几分刻薄的。(Fuck you并不刻薄)

A-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官网发布于娱乐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好的Lily All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