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兽》:若是左手成为自个儿的好爱人

2019-11-01 20:13 来源:未知

文/梦里诗书

对于一部漫改电影,我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期待,毕竟,虽然我曾经是《进击的巨人》动漫的狂热迷,但是当剧场版上映之后,我的内心还是崩溃的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当《寄生兽》在院线上映时,对于一部连动漫原版都没看过的我来说,实在很难说会有“期待”二字,更何况它的上下两部已经在14年和15年于日本本地上映过!更何况,这次在内地上映的版本是两部电影的合体版!更何况,这部日本电影还通过了广电的审查。

如果说2015年有哪部恐怖电影令我记忆犹新,那么它一定当属《寄生兽》,电影在极具血腥的渲染中,所饱含的人性思考,使科幻与恐怖的结合做到了脑洞大开,而国内电影市场能引进这部作品是令人惊讶的,更为可贵的是国版虽然其做出了很大的删减,但仍保留了原版的精髓。

但是当看完电影之后(我看的是分集版,而不是内地上映的合体版),我感觉这部漫改电影还是做到了视觉的抓眼,内涵的深挖,而至于是不是和原著一样,曾问过一个看过原著漫画的朋友,他说画面和情节基本相符。这就很难让我不对这部科幻血腥电影说个一二三了。

《寄生兽》原版由上下两部组成,国版《寄生兽》合二为一的做法删减了近乎过半的电影时长,诚然这种刻意为之的后期删减必然会造成电影很多细节上不连贯的突兀,但另一面也不得不说,国版的删减并非是一味的坏事,原版下部的冗长难比上部的一气呵成,而这次国版在并没有破坏电影主线下的删减,也使整体变的更加紧凑,而在血腥上,虽是难比前作,仍旧维系了很多大尺度的画面,有着出色的惊悚氛围。

民族性中的忧患意识
如果看过这部电影或者动漫,应该知道这部片子主要讲的是环保问题,用极端方式来讲述环保和生态环境的变化,在日本电影中并不乏响彻cult界的代表作,比如“豚鼠系列”中的《下水道的美人鱼》便是这种用极端的视觉刺激来相应环保主题,但是由于是用血浆和恶心程度来留住观众聚焦的猎奇话语,这种片子总是容易被冠以“禁片”,不仅在于电影本身画面的不合适,也在于制作上的粗糙。

对于这部电影,其所真正为人聚集的并非当是有多少恐怖血腥的画面,而在于《寄生兽》本身所饱含的内在纵深,看罢电影,其所深赋的正是人类至今未解“我是谁,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的哲学命题,电影借用寄生兽侵蚀大脑占领人体塑造惊悚,又用高中生泉新一和寄生在他体内并“小右”共存的故事为展开,使其本质上来说并不拘于一部惊悚片,而是一同《死亡笔记》般,用生死恐惧缔结人性思考的力作。

相比较而言,《寄生兽》在视觉处理上便有所节制了,虽然不乏人体撕裂和食人的场面,但是也能用巧妙的剪辑做到适当的删减,这也是它能在日本以“PG-12”的分级在院线上映的原因。但是,视觉的冲击从来不是《寄生兽》能够打动我的原因,它能够抓住我的眼球还是在于它具有日本民族中的底色——一种近乎樱花残酷的“物哀”思想。

电影用人类对大自然无度的破坏索取做为伊始,结束点题于爱的力量,人文关怀的着点贯穿了始终,血腥与暴力只是引人入胜的引子,寄生兽与人类能否共存的矛盾,以此所突显日本电影中所特有的末世情怀,才是这部电影最为核心的内在构思,而用人性所着点的不论是亲情、友情、爱情的羁绊,还是环境保护生态问题的落足,方才会有感是如此真挚深刻,使人在惊悚中又能感受到一股温馨治愈的光芒。

和美国电影中自身携带的“乐观主义”态度不同,日本由于地理位置的缘故,总是充满深重的国土安全忧虑和人性残酷的心悸,美国人总是会认为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即使面临巨大的灾难,也会有未来的人类穿越时空来拯救我们,从好莱坞一系列的科幻电影中便能够看出端倪,如《回到未来》系列、《星际迷航》系列。但是日本人却对此持相反的态度,而且随着人口的增加,生活垃圾的不断增多,人类面临的环境问题也是日益严重,从电影开头的那段话:“如果人类的数量减半,被烧毁的森林面积,将减少一半吧,人类的数量若仅剩下百分之一,那么肆意排放出垃圾的量,也将会变为百分之一吧”并能够看出电影悲观主义的内核。

总体来说国版合二为一的做法虽然使电影难免有以突兀之处,可那用人性所呈现的生态问题,使这场大幅度删减后的《寄生兽》依旧做到了耐人寻味,动人心弦。

科幻观照下的本位置换
《寄生兽》的设定其实和很多科幻电影一样,它们都是一种“从外去审视人类”的范式。电影中寄生在主角“新一”手上的“小右”便在整部电影中不断与新一对话,他们谈及人性,谈及杀戮,更谈及生存,当新一说寄生兽食人的行为是“魔鬼”时,小右说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论断:“据我在网上搜索的关于的‘魔鬼’的定义来看,人类最为符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梦里诗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日本人向来不避讳人性之恶,在他们看来,在电影中说出某些人世间关于“人性”现象的简单描述,更能反驳人类某些习以为常的错误的“幻觉”,就像最后电影中道出究竟寄生兽来自何处?其实他们就是现代人类社会下的产物,他们的存在其实是为了人类能够更好的生存,食去适当的人口,从而保证整体人类的稳定生存,理性思维的坚硬和冰冷犹如刺骨的寒冰直插在人的脊背上,让我们甚至无法反驳寄生兽们的“合理”行为。

这种道德困境并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人类自身,就如同小右从外界生物来思考“人”这个物种的各类生活习性和行为语境,整个寄生兽世界的存在,也是因为人类自己的“造孽”才导致了自身的毁灭,貌似基督教中的“原罪”理念也在这朵恶之花中开始绽放,而这种不可摆脱的桎梏其实是人类自身携带的一种繁衍风险,就像新一后来所说的:“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活下去啊!”

《寄生兽》的上下两部其实质量水平差别还是比较大,上部在气氛营造和情绪铺垫上,恰到好处,并没有刻意地用血腥场面和打斗来博人眼球,相反,这些元素只是在支撑电影对于亲情、人性和生存的思考,但是下部开始就流于形式上的泛滥,最后的大团圆结局分明是一种无端的妥协,用人类特有的自恋来救赎一切想救赎的人和事,这也是上下两部最大的区别,毕竟,悲剧能够带来的启示往往超过大团圆的世俗,有着深刻人性思考的底子,为什么还要向世俗的套路低头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鲜有废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官网发布于娱乐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寄生兽》:若是左手成为自个儿的好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