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愧感如此难得

2019-09-23 16:37 来源:未知

这是2018年在电影院里安安静静的看的第一部电影,今天中国的南方被风雪覆盖,去影院的路上还在一路躲避树上因积雪而落下的残枝。会在这样的天气只是因为在寒假开始的一个星期内我只做到了一件事—睡到自然醒。每天早晨我都会惊醒,因为我觉得我需要起床,但我又实在不知道我起床应该做些什么,唯一明确知道的是抱着手机度过一天还不如睡着。实在睡不住了的我决定去商场花钱,实在是穷的什么的不敢买的我只敢买一张30的电影票,连爆米花都没舍得。

图片 1

这部电影一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评论两极分化严重,对于我这种军心极易动摇的人没敢看任何评论。这也是我少有的几次坐在椅子上对电影一无所知,直到电影开始清华的出现我还抱着大不了像赫敏一样,看一看霍格沃茨-一段校史。等到电影结束,感觉也确实是一段校史,只不过这段校史让我大略难堪,幸好我的难堪是可以传递的,右手边的妹子在这部电影中貌似也经历了人生观的极大挑战,她从“张震好帅”的惊呼变成了“王力宏好帅”然后贯穿全影片的抽泣和擤鼻涕。影院灯亮,她遮着半张哭花的脸对我极难看的笑了出来,然后又哭了,她说是因为看见了大屏幕上我们的师祖爷之一陈寅恪。我都没敢仔细看电影屏幕上到底是谁扮演的陈寅恪,因为我羞愧。

(1)

这个名字我已经很久不提了,因为提了一般也没人知道,就像我和我爹吃午饭的时候听见树被风刮倒的声音,突然想起来问我爹,“你说树倒在没有人的森林里,没人在那里,你说它发出声音了么?”我满怀好奇,这是我在研二和隔壁宿舍女生吵了一天的问题。我爹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睥睨我,并友好的推了推我眼前的碗,“吃饭吧,菜凉了。”类似场景在我离开校园参加工作的三年中发生在我和很多人的对话中,大部分的时候我都是被睥睨的。还曾经有个叔叔问过我,“你不是读了研究生么?怎么才挣这么点工资,这钱还不如你高中毕业自己开店的表哥。”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慢慢不愿意提我的专业了,提了大部分人都是相视一笑,嗐,这我没听过,不过听说明年房价要跌,股票得涨,你说呢?身边人好像永远都在买房,永远都在炒股!谁知道呢?我的四年大学,三年硕士,我床头的那些书那些东西怎么预测不了这些?

那年冬天,温暖如春。

日渐麻木的我好像已经忘了被针扎脑袋的感觉,可是这部电影扎了我无数次。西南联大破旧的教室,师生静坐听雨,教室外泥泞的操场上跑步的学生,穿越戈壁的背负行囊的科学家,穿林打叶的青年驾着战机冲向敌船。演到这儿的时候前面有个少年大声喊,太假了!我却暗自摇头,不假的,我仿佛本能的相信着,那么多人在混乱不堪的年代里自信笃定。尽管他们为了信仰为了爱人的坚定执着让我那么羞愧。我羞愧于我的彷徨失措,我羞愧于我的踟蹰不前,我羞愧于我的苍白而又简陋的精神世界,我羞愧于巴不得被身边所有人都同化之后不被认为特别的舒适和麻木不仁。无问西东,太难了。

一天睡觉到半夜,我起床去卫生间。重新回到床上时,感觉有些跟平常不一样,我在黑暗中躺下,推了推旁边的先生,开玩笑地说:“我大概要生了吧!”

走出电影院,妹子右拐进了卫生间,我站在洗手间面前面壁思过,想着自己怎么就做不到自信笃定了呢?我的那些个专业也该捡起来了,回去该好好整理整理了!正踌躇满志,妹子补好了全套妆,款款出现在我们,问到,我们去吃什么呀?对面有个不错的日料,要不先去星巴克买个咖啡或者喝个下午茶?哎呀额,不行,我得先自拍一张,今日份的都忘了!你等等啊…

他并没醒,咕哝了一句什么,又继续呼呼大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iss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自己也觉得不可能,离预产期还有19天呢!不一会儿我也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一看,发现内裤上一小片血渍,吓得我大声喊我妈妈。

我的医生妈妈察看后,说:“不用慌,等会儿去医院。”

就这样,她提前19天来跟我们见面。真是个急性子。

说急吧,她也不急。

那天,我上午住进医院,下午三点多医生就让我进到待产室。

进了待产室,看着一个又一个大肚婆成功卸货,升级为妈妈,被幸福的推出产房。

我却始终没动静。

一个通宵,我几分清醒几分糊涂。糊涂的时候居多,疼糊涂了,也困糊涂了,糊里糊涂的,还想睡上一觉,迷迷糊糊中总是被助产士如雷般的吼声拉回来:“喂喂,你不会睡着了吧?你怎么能睡呢?你看看你,比别人都先进来,到现在还没生出来。”

到了早上7:00多交接班,一个矮个助产士看看我,说:“再不出来,只能用产钳了。”

一听说“钳”,我吓一跳,要用钳子钳出来吗?

“不要,医生!不要用产钳!”

“你加油哦,再不出来就憋坏孩子了。”

在助产士们“憋气!用劲!”的指挥之下,她终于呱呱叫着来了。

助产士将她胖嘟嘟的屁屁对着我:“看清楚了啊!是个漂亮的小公主。”

我要看脸,不要看屁屁,好不好?

助产士说,是个漂亮的小公主。可是……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小脸蜡黄,小脑袋没头发,而且,那小光头还是尖的。

医生说,不用担心,这是产道挤得,长大就好了。

可我还是很担心啊,老是对她爹嘀咕,她爹以他惯有的不走心说:“怕什么?你看这大街上走着的,有谁是这样的尖头?”

从医院回家那天,艳阳高照,哪有一丝丝冬天的感觉?分明就是春天呀!

宿舍楼前,停着一台由竹躺椅和结实的木棒组装的简易“轿子”,她爹的好哥们,几个健壮的小伙子,笑嘻嘻地等候在那里。

她爹说:“爬楼对产妇膝盖不好,我们抬你上去。”

我吓一跳:“不用不用!”

“听我的。”她爹不由分说,将我抱到“轿子”上,几个壮小伙儿大声开玩笑:“请伟大的母亲坐好了!”

她爹一声“起”,与他的朋友们一道,抬着“轿子”稳稳上七楼。

还真是“母凭女贵”,当新嫁娘时可都没有这个待遇啊。

图片 2

(2)

她可真是没少麻烦我呀!

说来不知你信不信?

前六个月,她就不肯在床上躺,抱在怀里睡得香极了,往床上一放,立马大哭着醒来,不论白昼还是黑夜。

我们也想了办法,比方,让她哭,不抱,可试了几次,总在她的哭声中败下阵来。后来,到了晚上,她爹在我身后放几个又大又厚的枕头,让我靠着,稍微舒服一点。

我就这样子抱着她,通宵。

有经验人们说我这样不对,大人累,也不利于小孩独立成长。

可是我已经抱得上了瘾。她哭,我抱;她不哭,我还抱;anyway,使劲儿抱。没有怕宠坏的的担心,没有乱七八糟理论的干扰,完全遵从内心,顺归自然。

现在看来,她没被我惯坏,倒是在那时,给了我无穷的乐趣。

她喜欢我将她放在我的膝盖上,脸对着我的脸,我捧着她小小的身体,俯身低头对着她微笑呢喃,几个月的小婴儿,脸上眼里都浮现出甜蜜的笑容。

奶水丰盈,她越来越粉雕玉琢。

在她一岁左右,在无数热心肠的好人的建议督促之下,我给她戒了奶。可是不到半个月,无比后悔,我多么想念母乳哺乳时,母女间那亲密无间的感觉呀!

我去买回通草、母鸡,我要将母乳重新发回来。

鸡汤煲好了,我怀着无比虔诚的心情喝着鸡汤,并邀请她爹也喝一碗。她爹哈哈大笑:“我不喝,我倒是很想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再把你那奶发出来。”当然没能。

一个夏天的傍晚,她爹在风扇下吃饭,风扇已开到最大档,但他的额头上、裸露的肩膀、胳膊上仍是一层细密的汗珠。

三岁的她,扭动着胖胖的小身躯在小小的房间里跑动着,撒下银铃般的笑声,满室芬芳。

她跑到她爹身边站定,她的头刚刚到坐着的她爹的肩膀。她看见了她爹腋下那些粗壮茂密的毛发,她指着她爹的腋下,好奇地问:“爸爸,这是什么?”

她爹大口吃饭,头也不抬:“金条!”

我愣了几秒钟,然后一筷子敲在她爹裸露的肩膀上,嗔怒却又乐不可支:“无聊!”

她爹仍是一本正经地告诉她:“哦,你妈妈说那叫‘无聊’”

启蒙教育的威力强大无比,更何况是打着妈妈的幌子。

从此,“无聊”一词深入她的头脑,并无师自通地将所有私处的毛发通通冠以“无聊”之称。

直到她读到初一。

有一天回家,睁大了那双乌黑的眼睛,大惊小怪地说:“妈妈,那个不叫‘无聊’,你知不知道?”

图片 3

(3)

她天性善良。

大概在她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我们俩散步,前面一个年轻妇女穿一件在我看来不怎么得体的衣服,我就忍不住笑起来,对她说:“你看那阿姨的衣服,内衣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好难看。不能这样穿啊。”我那时年轻,觉得这也是在对孩子进行潜移默化的教育。

她轻轻点点头,却同时将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小声点,那阿姨听见了,该多难受啊。”

她爹工作繁忙,有时候好长时间不能回家,我难免会生气埋怨,甚至有时候要求她打电话给爸爸,让她责备爸爸,她从不会慑于我的“淫威”。宁可眼泪汪汪,也不会执行犯了糊涂的妈妈的命令。质问她为什么,她说:“他是我爸爸。”有一次,她拿着一个玩具小狗对生气的我说:“你忘了这是什么了吗?这是你生日的时候爸爸送给你的礼物啊。”

她六岁,上学前班,我正好从单位辞职出来自己做事,由于忙乱,疏于对她的照顾,这是我不能原谅自己的地方。

她在学校从一个离地三米高的台子上摔下来,下巴磕出一个洞,一口牙几乎全部摔碎(幸亏那时还没换牙),一侧髁状突骨折。第二天她的头肿得比肩膀还大。我想着她嘴巴歪了怎么办,想着她以后牙齿会不会不好,会不会连肯德基都吃不了。天天以泪洗面,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辗转一些地方,终于找到了能做这个手术的医生。

赖于她的顽强生命力,医生的精湛技术,细致而艰难的术后康复训练,我们一家三口,闯过了那一劫。她恢复得非常好,无一丝一毫的后遗症。

她外表柔弱,但其实,她身上有着某些同龄人没有的品质:坚强,独立,有爱心。我相信,这一切,与她童年遭受的那一次意外,一定有着某些关联。

大概在她读初二的时候,有一次她们班要出去春游,头一天晚上,我带她去买第二天需要的零食,同行的有一位她的同班同学。她们买完东西出来,我看见她提了两大袋零食,而那位女同学拎着小小的的一个袋子。

我心想这孩子也太贪吃贪心了,就问她:“这么多你能吃完吗?你看人家买一点点。”

她笑一笑:“她买的是自己的,我买的是我们全组的。”

我回家告诉她爹,问要不要制止她的这种行为,会不会是有点傻,有点浪费钱,她爹说:“别!”好吧!

从读高一起,她就在市社会福利院做义工,经过了最初的迷茫惶惑,如今她已是有着三年经验的“老”义工,能娴熟地照顾老人和孩子。

她聪明,有着较强的学习能力。

在她摔跤受伤之后,有好几年,我都只是关注她是否身心健康,有时候,晚上她已入睡,我看着她因为功课重而有些憔悴的小脸,对自己也是对她爸说:“我不在乎她成绩好不好,只要她健康开心就好。有时候我都想让她回家,不去上那个学了。”

她爸道:“那你就把她毁个彻底了。”

谢谢她爸的当头棒喝!

其实,她并没因为摔跤受伤而影响学习成绩。

她的学习成绩一直优秀,而且越到高年级成绩越好,我们原本没有让她出国留学的想法,是我娘家哥哥一直建议让她出去开阔眼界,她自己通过了解后,也有这个想法。于是在她高一的暑假,开始复习备考托福,美国SAT等标化考试。

她收到了八所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包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这样的在中国家长眼中的名校,但她最后选择了现在这所学校,虽然排名没有那么靠前,但她所学的专业是这所学校的强项,而且这所学校提供了不错的奖学金,她说,奖学金是对她的一种认可。

她小小年纪,能放弃虚荣心,遵从内心去选择。我很高兴,甚至有些佩服。

在美国的这几天,她在的士上与健谈的美国司机谈笑风生,迈着轻快而坚定的步伐去办理一切雪要办理的事务,全程独立操作,不用求助任何人。

我不远不近的跟着她,啊,多么帅的背影!因为交流沟通无障碍,所以充满自信。

孩子出国留学,在国内就要过语言关,这样,出来后,他才能充满自信地迅速融入新的环境。

新生入学这几天,她的主要时间用来帮助前来报到的中国新生,许多新生叫她“学姐”,其实,她哪里是学姐啊?她也是新人一枚呀!

有些孩子的爸爸妈妈也以为她在美国生活了很长时间。知道实情后,集体表示惊讶,纷纷说她有能力,有爱心,肯帮助他人,今后前途无量。

她还如此年少,一切下结论的话语都为时过早,但我知道,她是一个美好的女孩。她只需继续保持她的美好,她的明天,必定繁花似景。

她出生的那一天,她的具有诗人才子情怀的大伯,发来贺电:“南国生佳人,楚天知琴韵。”

她是我的女儿,她是我亲爱的宝贝。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官网发布于娱乐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羞愧感如此难得